苏璃º

全职高手的cp…

【周叶】至死不渝「番外2」

苏沐橙视角

她是一个孤儿,
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
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任何一个亲人
——除了哥哥

她有一个哥哥。
她的哥哥对她非常好。
他的名字叫苏沐秋。

苏沐橙知道
她哥哥苏沐秋什么都好,
相貌好,
人际好,
武功好,
对她更好。
从小苏沐秋就照顾她,
保护他,
为了生活而到处奔波,
找了很多种工作,
直到因为武功好而给富贵人家当保镖,
有时间还教授武功维持生计,
或者是帮别人做武器。

他武功好是有原因的。
本来他们被一户人家收养,
是一个和蔼可亲老奶奶。
后来那个唯一愿意保护他们的老奶奶死了,
再也没有人愿意给他们庇护了,
他们也懂得了这个世界的残忍,

没有父母和其他人的照顾,
总是会有很多人来欺负他们
——特别是小小的沐橙。
为了保护自己唯一的亲人,
小小年纪的哥哥凭着天分来混江湖,
没想到还练就了很高的武功,
在他们那个小山村也算是有了点名气,
但还是有人会来欺负他们两个无家可归的人。

但是有一个人冒冒失失的闯入苏家兄妹的生活。

那是一个平常的一天,
苏沐秋像往常一样把沐橙护在身后,
沐橙手里紧拽着哥哥买来的食物。
眼角肿着,
头发凌乱,
眼神坚定。
对面小混混的头领却也不甘示弱,
带着他的弟兄们抢苏家兄妹的食物。

正打到不可开交之时,
苏沐秋踢倒了一个个的对手,
「哥哥!」
沐橙带着哭腔喊着。
于是苏沐秋感觉到头顶上有东西闪着银光…
似乎…
躲不开了呢…
有些不舍呢,
妹妹还需要人保护呢…

头顶上的刀却被硬生生改变了方向,
插在了墙壁上。
那是一个黑发的少年,
玩世不恭的眼神,
悄无声息的击昏了那个偷袭的人,
救了哥哥的命。

「本以为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呢,
看来还是要我出场啊」
那人笑看着苏沐秋说。

这是苏家兄妹和叶秋的第一次相遇

叶秋是离家出走的,
而苏家兄妹是无家可归的,
于是苏沐橙就有了两个哥哥。

他们经常一起切磋武功,
苏沐秋还专门记录这些切磋的胜负情况,
大多数情况是叶秋赢了。
「会赢你的」
苏沐秋每次都这么说

在两个哥哥一起混江湖的时候,
进入了某个秘密组织。
后来他们成为了嘉世国的暗卫。
一个是神枪,一个是战神。
凭借着超乎常人的武功,
他们在嘉世国混的风生水起。
她以为以后的生活都会是这样,
有稳定的住处,
有稳定的工作,
苏沐秋哥哥和叶秋都会一直在。

是啊,
好景不长。
在夏天,
——苏沐秋失踪了。
听说是在一条街道失去联系的。
而失去联系的那天,
苏沐橙只听说,
那条街道的几辆马车相撞,
马车内的人都毫无防备的死了。
偏偏那天还发生了火灾。
再也看不清马车,
尸体也都面目全非。
「哥哥不可能是其中之一」
苏沐橙这样说。

可是他再也没有回来。

「叶秋你可不要太猖狂,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后来,
把失去哥哥的悲伤默默藏在 心底,
只在无人之处悄悄哭泣。
那个从小就保护自己的人,
那个从小就为她拼命的人,
终究还是没能帮她擦去一行行的眼泪。

在别人的眼中
她一直都很坚强,
但是叶秋知道
她的坚强让人心疼。
这一切的伪装,
都在这个离别的夜晚消退。
她在这个夜晚哭出来,
她想她的哥哥苏沐秋,
也想她的哥哥叶秋。

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呢…

苏沐秋离开了她,
叶秋也是。

她想,
从前只会辅助哥哥们的苏沐橙啊,
以前总是策应的苏沐橙啊,
都离开吧。
接下来要在嘉世独自战斗了。

因为,
她要亲自拿回一些东西。

是哥哥们的身份牌啊,
寄托着多少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他们的回忆,
他们的过去,
他们的亲情,
她要亲自从嘉世拿走。
——那本就是属于他们的东西。

〖一叶之秋〗 〖秋木苏〗 〖沐雨橙风〗

她一定要亲自带走。

【周叶】至死不渝「番外1」

叶修视角

身为嘉世国皇室的暗卫,他拥有很高的地位
因为他拥有举世无双的武功。
世人都知道,他叫叶秋,
也曾叫他一叶知秋。
他的脑中不知道有多少剑谱,
也许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浑然天成的剑谱吧…
他是公认的第一人

但,
——他从来不会露面。
除了嘉世国内部的几个人
没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
没人知道他的身形和声音。
只知道他举世无双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
这个举世无双的人
会被嘉世逼到如此下场。
只因为嘉世国怀疑他有天下无敌的宝典

可是走位与战斗技巧早已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十年的实战经验让他有了精确的预判和计算,
仿佛和他本人融为一体。
他的武功是那样的出神入化。

可他还是被迫离开了,
离开了这个他爱了十年的武林。
这里有他的十年荣耀,
这十年的荣耀在他的世界里永不散场,
一如既往。

他发誓他会回来,
回到这个他熟悉的江湖中,
回到这个他熟悉的荣耀里。

也许这条路会很漫长,
也许这条路会很难走,
也许会遇到一些曲折,
但他知道,
他不会怕,
也不能怕,
他只想一路向前
——他也只能一路向前

嘉世也不傻
——嘉世想培养更多的叶秋
——想要更多的叶秋来为嘉世效力
于是他们决定盘问叶秋,
想知道叶秋的秘籍,
满足自己的私心,
想变成绝对的…王!

嘉世把叶秋软禁,
每时每刻都在盘问叶秋那不存在的秘籍。
如果得到了那些秘籍,
他们就把叶修杀掉
太强大的人不好控制
他们要让自己强大
况且软禁叶秋的行为已经得罪了叶秋
谁会保证他不会背叛嘉世?

叶秋以为,
嘉世至少会看在自己效忠多年的份上,
让自己继续像以前一样。
后来他冷笑
——自己怎么就给了这群人软禁自己的机会呢?
本以为 他们还有那么一点良心…
出生入死十年,
换来的只是一句句的盘问
都是为了利益
原来自己这么多年的忠心都比不上利益
口口声声说会放了自己——如果叶秋肯说出秘籍
但是叶秋知道他们不会放过自己
——即使嘴上微笑着
——即使没有任何威胁的动作
叶秋还是看到了,
他们眼睛里的贪婪和嫉妒
——那是掩藏不住的,是他们发自内心的

于是叶秋选择了离开,
在一个下着大雪的夜晚。
茫茫的大雪淹没了大地,
也淹没了叶秋关于嘉世的回忆。
这里不会再欢迎他了。
这里和叶秋再无瓜葛。
在积雪中留下的脚印,
终究还是指向了与嘉世相反的方向,
分道扬镳。

叶秋知道,
等待着他的,
首先是杀人灭口吧…
自己不会死在他们的手上的。,
绝对不会!

在逃亡的夜晚,
他不意外的看到了苏沐橙
——那个把他当亲哥哥的倔强坚强的姑娘
——她在哭
苏沐橙没有想到,
她和叶秋一直以来效忠的嘉世会是这样…
「别哭,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叶秋递给苏沐橙一条手帕
不过最近的生活要重新规划了
过上逃亡的生活吗?
叶秋不愿意。
他会带着新的自己
创造新的江湖,
创造新的荣耀。

「沐橙,一起离开吗」
如果那样,
曾经闻名江湖的兄妹搭档
会从此过上与以前截然不同的生活。
「总有些东西,我要亲自拿回来,相信我。给我一些时间」
苏沐橙颤抖着,声音却异常坚定
「好,那哥就等着了。不过现在我先走了。注意安全。」
叶秋还是和平日一样满不在乎的语气。

最后分别之时,
叶秋突然变的严肃起来。
「从今以后,世上再无叶秋。
叶秋…已死…活下来的,只有叶修」

湿了眼眸,
苏沐橙目送着叶修离开。
在雪的苍茫里,
在泪的流淌下,
他的身影慢慢离开,
他的衣角渐渐消失,
仿佛他不曾存在。
唯一让苏沐橙感觉到这不是一场梦的,
是叶修在积雪上的脚印。
——可是那脚印也渐渐被大雪掩埋了
目眩良久,
苏沐橙转身回到嘉世。

谁都没有再回头。

【周叶】至死不渝②

【周叶】至死不渝②
学生党冒着被班主任没收手机的风险偷偷码文( -`ω-)✧
新人文,可能有很多bug…◥(ฅº₩ºฅ)◤
人设什么的不喜勿喷啊「我心灵很脆弱啊」
请大家多多关照了。我想应该是一周一次或者两次吧(。ò ∀ ó。)

「这章叶修没戏份啊…下一章我写叶修视角补偿一下……」

站立在江氏门前,周泽楷一时有点懵…
曾经在轮回国风光无限的江氏,原来过的生活这么朴素的吗…
有些掉漆的木门被紧紧的关闭着,带绣的铁锁牢牢的把木门锁着,门前却是一尘不染,可见宅子的主人还是经常在打扫的。

“你好!我是这宅子现在的主人。这位公子…请问你是?”一个严肃的男子的声音传来。
周泽楷转过身看着那个背着一把短剑的男子——那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审视毫无隐藏。也对,毕竟一直站在别人的家门口,可能让人感觉有点奇怪。
“轮回…周泽楷”他说出了这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在其他皇室成员的光芒下,这个名字很少被人提及,就算被人提及,也是充满了鄙夷的语气(没有亲母妃的宠爱和为世人所知的才能)(当然是因为小周没有展现出来自己的才能啦)

“原来就是你啊…”那少年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周泽楷和周泽楷手里的地图,“我是江波涛,很高兴认识你。”

周泽楷的皮肤保养的很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那份地图也是自己寄给轮回国国君的那份——江波涛相信了周泽楷的身份,并且把他带进自己的家里。
江波涛的家里非常古典雅致,但看不到江氏的其他人。似乎看到了周泽楷的疑惑,江波涛解释说:
“家里的人都到世界各地旅游了,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看家…以后就一起生活在这里生活了,别太拘束。”江波涛友好的对着周泽楷笑笑。
“嗯”周泽楷希望这人是真的友好。
“你可以叫我小江”江波涛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周泽楷
“小江…”周泽楷依旧没什么表情
“那我可以叫你小周吗?”小江天真的说。
“可以”
“要一直一直做好朋友啊”江波涛认真的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然后带着周泽楷去了一间最好的客房

江波涛灰常贴心的帮周泽楷收拾出了一间房,带着他熟悉了一下环境,就研究他的短剑去了——江波涛说,这把宝剑的名字叫做无链,是他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设计出来的。
自己的武器啊…
小周也想有自己的武器。
拿出自己的武器的设计图纸,仔细端详着。也许这里应该设计一个开关,这里多设计一个空心槽?
制作武器的材料应该是哪些呢,应该从哪里获得那些材料呢…
也不知道这个江波涛到底值不值得信任,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还需要时日观察观察啊…
这府邸的位置实在是过于偏僻,看来确实是为了避世;可是实在是过于安静了,周围都没有人居住,也不存在市集街道。
唯一能看到的,只有府邸一侧的大海。也许是爱这碧蓝的大海吧,才给江公子起名字叫江波涛,很是应景。

“小周,这么早就起来了啊”
早上相遇在府中的花园,空气清新,花瓣上还有晶莹的露珠,阳光洒在十二岁的周泽楷还有十一岁的江波涛身上。
周泽楷觉得,这就是新的生活了吧,以后也许会一直这样?
可是…为什么突然感觉脚旁边有东西在动?周泽楷疑惑,低下头看
一团白白的啊不明物体…!?
周泽楷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警惕的看着这个有生命的不明白团
“狐狸?”周泽楷似乎看到了那白团团的头部。那白团实在是太胖乎乎了,毛发挡住了它头的一部分,实在让人分不清它的物种。
“哎呀,这是我之前捡到的一只受伤的白狐狸幼崽,那个时候它才刚出生不久吧。现在跟了我有一年了。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皮皮’,有的时候就叫它‘皮皮狐’。它不伤人的,很温顺。”江波涛很喜欢这只皮皮狐,把它抱在怀里,摸摸它的胖头。
他们带着皮皮狐在花园走了一会儿,就去吃饭了。吃完饭,两人不约而同的做自己的事去了。

江波涛总像是有很多事一样,忙来忙去。周泽楷也不去过问,正好给自己留一些时间来仔细研究武器。
这十年就要在这种生活中度过了吗,和一个男孩子还有一个皮皮狐?

意料之外的,在外多年的江氏的主人(周泽楷父亲的老友),来信了…
信中自然少不了一些关照的话,可是后来的话越看越不对劲。
“为了轮回的荣耀,你们必须完成一次暗杀。周皇子是上天选中的人,只有他才能完成这次任务。这是命中注定的,躲不掉的。”
信上还说,那道姑说的话都是幌子,只是为了让周泽楷能从轮回皇室中暂时脱离出来,有机会能完成暗杀的任务。
而且说只有周泽楷能完成这次任务的,是轮回国一位神秘的祭祀。没人知道那个祭祀长什么样,也没人知道声音身形,一切都是那么神秘。大家只知道他的预言全都成真了,像是这些事在以前都发生过一样。
所以,周泽楷这次出宫,就是为了完成这个祭祀的任务了。「如果周皇子不能杀死那个人,我们就都会被那个人杀死,没有例外」信中这样说。
必须完成的任务吗…
只能成功,不容许失败的任务啊…
「只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不知道他的样子或者声音」信中这样说「也许他会隐藏自己的真名也说不定」
信的尾部,写了那个需要被杀的人的名字
周泽楷看到了那个陌生的名字
「叶秋」
和之前自己那个朋友的声音挺像的。

#放心吧不会虐的
#是不虐的结局,要相信我啊
#下一章是叶修视角写…补偿这一章叶修没出场的遗憾
#顺带一提,江波涛这个人不简单啊

【周叶】至死不渝①

会有副cp的(*σ´∀`)σ
第一次写文(ಥ_ಥ) 
新人小白完全没有经验啊 o(╥﹏╥)o
别嫌弃别嫌弃(ಥ﹏ಥ)
几天更一次(高中学生党不容易)(╥╯﹏╰╥)ง
决定挖一个十章的呢*٩(๑´∀`๑)ง*

故事背景架空ㄟ(▔ ,▔)ㄏ
人设的话…我尽力…希望不会崩(つд⊂)

先介绍一下背景吧…加油O(≧▽≦)O
希望可以快点写到叶修大大出场和周泽楷大大见面呢~
一定一定是甜甜的!中途可能会有点…虐?"(º Д º*)

周泽楷是轮回国皇室最小的公子。
他的母亲——轮回国尊贵的王后,生前因为无双的美貌而极为受宠,却在生下周泽楷不久,在一个寂静的晚上,“跳河自尽”了…
年幼的周泽楷于是被养在了某个妃嫔的宫中。新妈妈为了得到地位和宠爱,将周泽楷照顾的不错——可是宫中人多口杂,这位最小的皇子慢慢的也知道了,这位优雅中透露着狡黠的女人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年幼的他仿佛明白了那些人口中的皇宫,有斗争,有心机…
「不奇怪…」他心想。本来话就不多的他更加沉默了。
毕竟她给予他的照顾只是衣食住行,让先生们教他武术,或是诗画一类让他感到疲惫的所谓艺术。
「一直…也好」他又想。
因为年龄尚小而被夺嫡的皇兄排除在外,故意在武术先生面前表现地笨拙,夜晚却在无人的大院里建议建议着一招一式的轻功武术。
大家都以为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不入流的皇子,甚至觉得他语言有障碍。那位养他的妃嫔也觉得无奈,却也对周泽楷的少言少语无能为力,也只能放任他了,可能是绝望了。但因为自己膝下无子,所有的母爱也只能给这个非亲生的皇子,至少因为国君很喜欢这个小儿子,显然是还没忘记他的母亲。有这一点,周泽楷在这妃嫔眼中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宫中平静的、没人打扰的生活却因为一个七八十岁的道姑的话而结束了。
道姑是国寺的主人,据说法术高强,博学多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此次这道姑跋山涉水连夜进宫,就是为了告诉轮回火的国君——他的小公子只能在皇宫中生活十二年,之后的十年不能再与原来的家人有任何联系,也就是直到二十二岁,不然的话,轮回皇室必将大祸临头!
而此时的周泽楷还有一个月就十二岁了…

为了皇室的安全,轮回国的国君最后决定将周泽楷拜托给居住在海边多年的江氏一族代为抚养。
曾经江氏是轮回国的宰相,后来却不知闹着远离官场,选择了安静的海边平静的生活。虽然只知道江氏的大致地址,许久没有联系,但是轮回国的国君相信自己这位多年的挚友会好好对待自己的小儿子!
“好”周泽楷淡淡的同意了父王的旨意。

告别了那些没有交集的皇兄皇姐,告别了养了自己十二年的名义上的母亲,告别了爱自己的父王,又给自己母亲留下带露的鲜花;带上了自己的钱,带上了自己研究多年的武器图纸(他把那武器叫做左轮手枪),带上了江氏那边的地图,出发了。
暂时远离了皇室,远离了纷争,远离了那个金碧辉煌的铁牢,获得了暂时十年的真正的自由。
由于十年不能和以前的人再有联系,没有侍卫陪着他,周泽楷一个人走在不熟悉的街道上,雇佣了一辆还算舒适的马车,目的地是江氏所在的海滩。
周泽楷还是有些悲伤。但他的悲伤并没有表现出来,一点也没有,小小的他有些同龄人所没有的冷静。

颠簸了好多天,中途住了四五个客栈,与千千万万人擦肩而过。
他终于根据地图找到了江氏的住处。
不远处就是海滩和海,连接着天空,一片蔚蓝。
看着望不到边的大海和望不到头的天空,他忍不住回忆起这几天所遇到的一个人。
——那并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足以让此时久居皇宫不谙世事的周泽楷印象深刻。

那其实是一次暗杀行动,被暗杀的对象并不是周泽楷,而是他在某个客栈的邻居。
当时周泽楷正在洗澡…水面冒出层层的热气,却依旧藏不住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虽然才十二岁,但他明显遗传了父母良好的基因,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果周泽楷不常待在马车里而是走在大街上,估计有不少胆大的人忍不住会对他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然后让周泽楷印象深刻的事发生了…
“嘉世的卧底真的越来越水了,没想到啊”一个人玩味的说,而且周泽楷感觉得到声音的主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真希望他们下次排一个强一点的给哥当对手。”伴着浓浓的烟味,周泽楷朦朦胧胧的感觉到了一个人影。
周泽楷警觉的抬起了自己的手,用夜晚偷偷学的武功隐匿了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在烟雾和水汽中难以被发现。

“这次的任务又一下子就完成了,果然是本剑圣的功劳最大。呐,叶修,什么时候能把苏妹子从嘉世抢回来啊,听说嘉世国对她特别不好,还想利用她的商业价值和政治价值与我们谈判…但是他们却迟迟未派使者,只是关押着苏妹子,真是搞不懂他们到底在计划这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好了好了,本剑圣也要回蓝雨国了,不帮你解决这种小喽啰了,你自己慢慢解决你们兴欣国的事吧。除了喻皇子之外,可是没人请得起本剑圣帮忙杀人的,你要知道这次是你的荣幸啊!喂喂,听到了吧,记得照顾好你们的人,还记得保密工作要做好啊,要是被喻皇子发现我就…”可能慢慢的,那个语速非常快而且话还很多的人离开了。

可是那些烟雾未曾消散,反而更多了。周泽楷微微皱眉。「杀手…等…」周泽楷心里想。他想等这个叫叶修的杀手离开。
可是叶修并没有。
取而代之的,叶修灭了自己手中的自制烟,缓缓的脱下自己身上黑色的夜行衣;渐渐的,叶修只剩下白色的里衣;但是叶修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脱…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处境十分的不妙,现在是留下来也不好,离开也不好…
然而此时的叶修只是觉得这地方还有热腾腾的水,杀人之后感觉不是特别舒服,想泡一下澡然后再离开。
“哗——”叶修进了大木桶。然后周泽楷不出意料的被叶修发现了,叶修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周泽楷,而周泽楷的面颊红通通的,却不发一言…
这样的尴尬持续了大概五分钟…
“咳咳咳”还是叶不羞先说话了,“我不知道这里还有人在啊,不好意思…不过这位公子,你为何不出声提醒我呢?还是说如此帅气的公子你是一个不能说话的……”
“我能”周泽楷诚恳的说。
此时的叶修完全不像一个杀手,周泽楷也没有了之前的警惕,两个人不禁笑了出来。
周泽楷的笑容淡淡的,挂在嘴角,闪耀在碧绿的眼睛里;叶修则毫无形象的捂住了肚子,笑的一抽一抽的。
“你好!我是来自兴欣国的叶修!”
“周泽楷”
“那我们是朋友了?”
“好”

想到这里,周泽楷嘴角又有了一丝笑容。自己貌似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朋友?

然后默默走进江氏的大门

————————
【预告】
海边的江氏…懂了吗?即将进入新世界…
当然,还是周叶周叶周叶!!!